黄金书屋 > 历史小说 > 枪声谍影1928 > 第151章 报纸
  老唐说:“我也是个自由知识分子。”

  岑校长说:“对了,可是,今天的事你见着,命运使我同赤色革命组织联了在一起了。我同情这受社会的恶势力迫害的两父女,我不觉地就同你们一致起来了。”

  老唐说:“我也是不觉地就同赤色革命组织一致起来的。你知道,我同赤色革命组织一起救过今天这姑娘。更早以前,漂亮国人发救济面包,有个流浪儿拒绝接受,他因而被捕,我也因同情他而被捕。”

  岑校长沉思了片刻,说道:“是的,我知道你那次被捕过。看来,我们都珍重自由,反对迫害,从这一点上说,我们就同赤色革命组织一致了。”

  说完,又继续沉思,没同老唐再多讲这问题。

  二人谈了这一阵,都觉得语言十分投机,都有了成为知已之交的感觉。老唐感到满意,他辞过了岑校长,又去校内的学生会和教职员会探望。

  那里一些积极分子,正在撰写传单和标语,就今天包占元带领警探来学校搜捕受他迫害失踪的女子之事,提出玩议,主要的内容是反对迫害,反对侵犯自由权利。

  这是校内赤色革命组织的秘密组织同学生会、教职员会的领导机构临时决定了的斗争行动。老唐精神振奋,他也就去参与其事。

  我们这画家参加的是画画。他画的是一组漫画,内容是,总标题《迫婚记》

  第一幅,二太子图娶女教员;第二幅,三媒人强下订婚帖;第三幅,撕婚帖大姑娘拒婚;第四幅,占家宅恶流氓威胁;第五幅,争自由深闺女出走;第六幅,飞利刀大小霸行凶;第七幅,受迫害慈父发癫;第八幅,疗狂病老友仗义;第九幅,搜学堂追捕逃婚女;第十幅,撄众怒轰走小霸王。

  这些事实,唯有穷老唐最清楚最了解,亦唯有他穷老唐能不见着本人,不对着照片,就画得出这故事中的人物状貌神态,画得活龙活现,维妙维肖。

  他画罗丽娜纯洁美丽像是个天使,罗以育就像羔羊,岑校长像是包公,包得奎是饭铲头,包占元是个飞贼,媒人像发瘟鸡,狗腿子就是狗腿子;愤怒了的群众,如海如潮。

  众人见了都赞画得好,老唐也自觉得意。他是在蜡纸上刻出图画,然后用油墨印刷的。

  他来了劲,连刻带印,直干到下半夜,到他把工作干完时,天已将亮了。这时他才感到疲累,他去一张课桌一躺,眼一闭,就入了睡,也不知人们是怎样拿了传单标语同他这些画儿去张贴散发的。

  组画《迫婚记》与相关的传单标语张贴散发之后,海湾市的群众竞相传讲这新闻。尤其是《迫婚记》这十幅连环图画,群众中有不少是认得画中人的,看过了都说画得像,画出了神情。

  包得奎父子恃势迫婚之事,有些人原已略有所闻,却未知其详,未知得确实,现在看了图画,又看了传单,人们就更明白其事了。

  加上还有新发生的包占元去搜学堂捉逃婚女,激起岑校长与全校师生的公愤,把万徒们轰走这一段新情节,人们自然更加注意。

  他们关心这事态的发展,怕那逃婚的姑娘会终于逃不出这海湾市的大小霸王的魔爪,怕岑校长和学校的师生们会遭到报复。

  总之,自由仍受侵犯,迫害仍在继续,人们的担心是有道理的。然而,传讲这迫婚事件的真相,原就会唤醒群众,发动众起来争自由反迫害,这作用其实也达到了。人们不但从这事件看到有迫害存在,而且看到受迫害的人很多,连基督教孤儿院院长那样已经算得是有些社会地位的人,尚且被迫致疯,他女儿被追逃亡。

  那老头子为人,素来谨慎小心,也算得是个善人了吧,结果还是要受迫害。这样想,人们就会更深切地感觉到自由之可贵了。

  包得奎得知街上出现了许多反迫害的传单标语和漫画,他大发雷霆,找任贵廷商量,要进行报复。

  昨天包占元在明华中学被轰了回来,就要调动军警去包围明华中学,镇压搜捕,以为报复。当时任贵廷劝阻,说包占元原不应为捉那逃婚的女子便亲自去明华中学。

  要捉那女子,只须派一两个人钉住梢,待那女子出到校门外,才在路上捉她,这是举手之劳,神不知鬼不觉,捉了去,你怎样摆布都可以,不会引起什么社会风潮。

  现在却不然,包占元既已亲自去过,而且宣布了是为捉那女子而去的,回来又再去,那就很可能使风潮更闹大了。

  过去,文智书店老板倪非凡当包得奎的义务顾问时,他是不主张包占元把罗丽娜拒婚之事看得那么要紧的,他认为那不是一场事件,任贵廷也是这样看的。

  任贵廷说:“为个女子大动于戈,对老东家和少东家的名声,都不大好。一则怕赤色革命组织分子乘机扩大宣传,煽动起所谓反迫害风潮,现在省城和国内别的城市已有提出这口号的了,不宜给他们以这种可乘之机。二则还要防我们的所谓自己人这边,也有巴不得借此中伤老东家你,挤你下合的。过去倪先生已这样点醒过,不可忘记了。”www.hjbook.com

  包得奎听任贵廷这样劝说,才敛住手,没再派军警去。却不料第二天就满街满巷出现反迫害的传单标语和画片儿。包得奎特别讨厌那画片儿,把他父子两人画得非常丑恶,却又画得非常像,谁看了都认得出就是包得奎同包占元,一个是饭铲头,一个是洋阿飞。

  包得奎认为这些反叛的东西一定是岑无忌那老反叛指使人捣弄出来的,他包老奎按兵不动,这回倒是岑无忌先放马过来了。

  包得奎发火,因此找任贵廷再参详,还是要采取强硬手段,把造反的风潮压下去。

  任贵廷皱着眉头,转着他那阴阴湿湿的眼珠子,心中琢磨了好一会才说道:“我的包大爷!还是照我们原来的计议做好些。十一月十五日,全体大会就开幕了。这次大会,要选举老蒋当领导人。这是最重要的日子,你愿意要庆祝,不愿意也要庆祝。不庆祝,就反叛之罪。

  上次,我们计算过,要拉岑无忌下水,因此上你才不情愿地前往,亲自登门拜访,卑词厚礼,请那老学究当全市各界庆祝开幕的大会主要领导,这是让他也下海湿了身,叫他夸不得自己干净,不得同我们闹别扭。

  那老无赖不答应,反把你辱骂一顿,那时我们又计议过,再迫他一步,不管他答不答应,就在报纸上发表公告,说他是召集这个庆祝大会的发起人,是筹备委员。他如默认,那就是他自己蔫了,日后反悔不得。他如否认,那他就是公开反叛,把自己置身于与青天白日政府对立的地位,是个死罪,你怎样整治他,也就不难。

  这一计,不管怎样,都是我们赢了的。现在,犯不着因二世侄去过那学校里一趟就改变原计。现在看来,那学校里必然有赤色革命组织分子,那老反叛也必然同赤色革命组织分子有关系或至少互相默契,这才会抓着二世侄这场婚姻之事为题,借题发挥,大作文章。那些传单标语,句句同我们斗,却又不点明,那些图画,幅幅鼓吹斗争,却又没提到是斗争。

  这是赤色革命组织的一种宣传手法,这手法才高明呢!可我们却又还不知到底哪一个才真的是赤色革命组织分子。人家抓住这婚姻事件来攻我们,我们如果文偏从这一面去还手,那我们就低着了。唯有赶紧按原计而行,迫使姓岁的对‘国大‘表示态度,那才是要命的一着!是妙着!这一着保险杀得他清盘落索。”

  包得查听任贵廷这样解说,他再想了一香,也就点头同意了。他原来就是同任贵廷商量过用阴功夫对付岑无忌的,现在他再一想,地下组织得任贵廷下的是好棋。他向来靠任贵延当他的智囊,肯听任费廷出点子的。

  明华中学的师生们张贴散发了反迫害的传单标语和宣传画之后,估计包得奎、包占元会来报复,他们作了些应付的准备。

  但那天却没有警探再来学校,只有警察在街上把张贴了的那些宣传品通通撕了去,不使复留痕迹罢了。m.hjbook.com

  人们正觉得有点奇怪,不知包得奎们何以如此忍耐得住。第二天,报纸上却登了个海湾市各界庆祝国民大会开幕典礼筹备委员会的公告,把明华中学校长岑无忌列名为筹备委员,又发表新闻,说这次庆祝,是本市各界领袖人物发起的,发起人名单中,也有教育界领袖岑无忌名字,说是他同商界领袖包得奎等首先创议庆祝的。

  明华中学的师生,还有些识得岑无忌的人,见了这公告和新闻,又是奇怪了。岑校长怎会同这些人混在一起?

  穷老唐一早就看到这混蛋报纸。他起得早,出到街上,买了份刚印好了发售的本地报纸看。就看到了这说岑无忌发起庆祝什么国民大会,当什么筹备委员的消息了。

  老唐心纳闷:“这是怎么一回事?”

  他猜想这是假的,可也还不明白是怎样一回事。

  他便忙往明华中学去,要问岑校长。

  岑校长看了老唐拿来的报纸,气得抖索,连声大骂:“无耻!无耻!无耻之极!”.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想要无广告阅读请下载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