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书屋 > 言情小说 > 神香 > 第 79 章 血染千里
  淡风从城中飞出:“师叔不是要速战速决,怎放他们离去!”

  吴慕言身体一晃,眼看要栽到,淡风忙扶住吴慕言。吴慕言掩人耳目的努力站直,并深吸了一口气:“回去。”

  “好!”淡风应。

  回到院子,淡风扶着吴慕言对溶月道:“关门!”

  溶月看情况不对,依言闭紧屋门,吴慕言头一偏,对着青砖地板吐出一口乌黑色的血,血渗进了砖缝里。

  “师叔!你中毒了?”淡风方才在城中看见溶月放出水啸,过了一会又看见吴慕言精神抖擞的打架,还以为吴慕言只是受了小伤。

  吴慕言盘腿坐下逼毒。

  淡风拉上门与溶月退了出去。

  一个下午,吴慕言听到门外陆续有求见的将军修士,但都被淡风以吴慕言外出勘察为由打发去了。

  晚上,裴米是第一个在淡风打开院门时进来的修士。

  裴米进屋后,也不说话,抱胸一直看着吴慕言。

  吴慕言坐的端正,但脸上挂着些萎靡,淡淡一笑:“要问什么就问。”

  裴米开口道:“你受伤了?”

  吴慕言:“我若说我没受伤,你信么?当然,对外我是不会承认的。”

  裴米眉头拧的更紧了:“你哪受伤了,可严重?”

  吴慕言喝了一口溶月早早端来的灵泉水:“不碍事。我们兵马少,这次各位修士都辛苦了,稍稍休整一下。妙玲珑这次折损不少,定然不会甘心,会再次发战。”

  裴米道:“今日护阵,有六位修士耗法过度,近几日,怕是一时难以恢复。”

  吴慕言道:“如果他们顶不住,你俩先顶上。其它人先合力撑着。护城大阵,你多留心监督一下。”吴慕言说的是裴米和那女修二人,又将自己多年积蓄下来的益气飞仙丸装在一个储物袋递给裴米:“一会你拿去给他们分一分。”

  裴米道:“好。那我先下去了。”

  此时淡风来报:“将军们求见”。裴米自然听见了,看了看吴慕言嘴角带笑着跨出了门坎。

  吴慕言允了:“让他们进来吧。”

  几位将领健步入内,曲膝一跪道:“尊者!我们的将士想出城迎战,杀他娘到狗洞里!可杜元帅一直不许,我们干看着、急人!”

  另一位将军大手一劈亦道:“是啊!虽然以前我们不敌那几个白眼军,但只要能出城拼杀,我们将士就没有怕过!”

  这些人不与杜植同来,看来是在杜植那提议过碰了到壁,此前杜植将军受君令退城也是不得不为之举。

  吴慕言坐在主坐不动:“各位将军的心情我明白。这一次,我们要护好城中百姓和城中的一砖一瓦,不会再退!等时机一到,你们会有机会的。诸位将军可信我?”

  “……”各将军抱着拳顿了顿,吴慕言为人时常表现的很亲和,但吴慕言出城迎战时的气势他们在城中也是见识过的。有吴慕言这一番话语,他们也明白了吴慕言的意向。道:“有尊者这话,我们明白了,我们与一众将士随时在城中待尊者和元帅之命!”

  等几位将军走后,淡风问侯道:“师叔可好些了,为何眉头紧琐?”

  吴慕言没有回答,却是看向一旁的溶月。

  溶月见吴慕言看她,好似被马蜂蛰了一下目光马上避了开来。

  吴慕言道:“水啸是沈清给你的?”

  溶月道:“嗯!主人那天丢了个储物袋给我。我还以为是吃的。”黄金书屋

  沈清从不管他俩吃什么。吴慕言道:“水啸受伤了。把它给我吧,我替他疗伤。你们且下去。”

  淡风与溶月同道:“是!”

  溶月把储物袋交给了吴慕言关门而去。吴慕言随之召出水啸盘于屋内,水啸按屋子的大小缩小身形,焉焉一息的卧在屋内,吴慕言道:“你辛苦了。”说着吴慕言取出丹药捏碎,运气于指尖引到水啸的伤口处。

  *******************

  两日后妙玲珑果然又带着众修与大军兵临城下。

  吴慕言再次出来迎战。

  妙玲珑道:“吴道友好了得的法术,敢问师承何处?”

  吴慕言道:“无名小修。大家都是尽人事,就不用闲叙了。”

  妙玲珑道:“看来吴道友是打算与我耗到底了。”

  吴慕言回道:“若想踏破此城,你也可以从我尸体上踩过去。”

  妙玲珑召出法器道:“那就让吾今日再领教领教道友高招!”说着妙玲珑的大剑从上落下无数剑影飞向吴慕言。

  吴慕言召出紫玉剑盘旋而出一一击碎那利刃一般的无数的银光冲向妙玲珑。

  妙玲珑引分神出窍,双管齐下共同向吴慕言进攻。

  多出一名化神者的攻击,吴慕言开始应付艰难,慢慢开始落了下风,两面受攻击,危险重重。同阶修士不是每个人都能长时间的同时应对两个华神尊者的攻击的,尤其是吴慕言这种贫穷修士。

  城中的修士虽然在抵挡敌修的猛列破阵攻击,眼睛却是时刻都没有从吴慕言身上离开,见吴慕言落了下风,人人都开始紧张起来。

  吴慕言中了妙玲珑一记法掌后,气海翻腾,真气开始乱窜,回头看了眼城中修士殷切的眼神,又想起沈清带伤在西疆顶着压力同时面对两大化神尊者在战斗,吴慕言稳住身形压着嘴里那口腥甜吞回了肚子里,看着眼前大势在握的妙妙玲,吴慕言闭了闭眸,不得已引出了自己的元神。

  吴慕言元神甫一出躯,吴慕言却是看也没看自己的元神一眼。

  妙玲珑神情却是愣了一下,随之大笑:“你这是何物!人首蛇身?人妖?”

  天空上,吴慕言晶亮的人形分神上半身确实是吴慕言的样子,下面也有两条人腿,可是后面却是拖着一条长长的蛇尾在灵活的摆动。这情形不仅妙玲珑看到了,城中的所有修士与敌修都看见了!虽然隔的远,但吴慕言仍是听到了一些人倒吸一口气的声音。

  吴慕言不为所动,眼睛只冷冷看着妙玲珑,握着紫玉的食指微不可察的抖了一下。

  妙玲珑笑道:“你竟是个邪修!哈!如此半妖半人的你能上的了天道?”

  吴慕言不言,提着紫玉带起一串紫电再次冲向妙玲珑。

  妙玲珑手中剑飞出与吴慕言的紫玉剑来回碰撞,带起大片星碎。在两剑相交时,妙玲珑本人已经冲了过来,吴慕言不得不再接他一掌。

  纯拼法力,吴慕言属实不是妙玲珑的对手。妙玲珑前天虽受吴慕言一剑,真力却是不减,两掌相碰,吴慕言整个人被妙玲珑的法波震飞而出,吴慕言终是忍不住吐出一大片血花!

  妙玲珑单手于背道:“怎么不用你上回那招了?我今日就是来领教你那招的。是不是元神出窍,使不上来了?”

  “太好奇,不是个好事!”吴慕言将口中余血啐去。

  妙玲珑诡异一笑。吴慕言心下升起不妙的感觉。就在这时,城中防护罩忽然少了二道护法,护城法罩开始消失。攻城的敌修立时抓住时机往城内冲。

  吴慕言道:“你在我营中安插了细作?”

  妙玲珑淡笑,终露獠牙:“不错!”

  吴慕言“呵”了一声,随即感觉这不是他平常惯用的,又莫名的熟悉,才发现自己刚刚竟是在学沈清。若是他在,定是如此。

  得吴慕言从容一呵的妙玲珑收起了笑容:“喔?你发现了?”

  吴慕言道:“这等兵败如山倒的大势,不敢不多长个心眼。”

  妙玲珑往城中看,只见已方的修士未冲入城内,城中的护城大阵忽然又升了起来,将那一众修士撞了个满头包。

  那两个细作已经被城内修士解决,淡风和女修还有溶月在帮忙补替了上去。裴米击杀了一名细作,正在城中追击另一名细作。

  “你不是想看我的法术么?”吴慕言话音刚落,分神归一,紫玉飞回的同时天空开始异变,无数莹白的元灵汇聚,妙玲珑也开始施术召应四周的灵气,可是却发现大部分的灵气都涌向了吴慕言,拼真力与修为,妙玲珑都在吴慕言之上,他想不通为什么招集灵气上他却是输上吴慕言一大截。只一息之间,吴慕言已周身笼罩着磅礴之势提剑朝妙玲珑飞去。

  妙玲珑大吃一惊,便紧急提真力抵挡。因应付匆忙,法势粗成,妙玲珑的防护法罩应声而破,妙玲珑胸口又中一击,在天空喷出一大口血水。

  吴慕言的元神回归仓促,再加上大幅调动真力,此时元神偏位,吴慕言不适的闭了闭目正神,身上起了一身自己对自己厌恶的鸡皮疙瘩。

  妙玲珑再受重伤在一群慌张的修士簇拥下带着兵马退了去。

  回到城中时,一众修士与杜植元帅和将军都冲了过来。吴慕言在淡风的掺扶下道:“我受了些伤,需要休养。你们且回去,以防为主!”

  众人道:“是!”

  吴慕言回屋坐下,有些奄奄地道:“给我倒杯水。”

  溶月忙倒了杯水来,吴慕言的手一直在颤抖,吴慕言知道自己为什么抖:一来是被紫玉电的,吴慕言都习惯了,二来是接了妙玲珑那一掌,三来是因为他怕蛇。当年斗乌巨蛇的时候,吴慕言真气就断过,就是因为他怕蛇,打心里不喜欢蛇。当初千金难购灵兽血,只碰到唯一一次拍卖灵兽血,就是蛇血。吴慕言那时心急,才不得已用了此物。吴慕言一直都没有忘记那些年,他一次次吞下灵兽血时卡在喉咙火烧火燎又恶心的感觉,是他午夜梦回的恶梦之二。

  吴慕言收回了手藏在袖内,嘴巴就着溶月手上的杯子喝水。

  溶月道:“师叔,以前……你不是这样的。你是什么时候……”

  吴慕言的手拢在袖中:“近些年的事。我也没想到它会长出来。”

  近些年,吴慕言都不敢直面自己的元神,以至于他的修为一直无法提升。www.hjbook.com

  站站旁边的淡风年纪轻轻竟有了皱眉的习惯:“可主人不是说保证能让您恢复正常吗?”

  “他没有错,是我急于求成渡劫,才促使我体内剩余的灵蛇血随着我的神元增长而增长,招至畸形。”吴慕言站起道,“这几日任谁找我,就说我在休养,有事让他们先找裴米和杜植。”

  淡风道:“好。”

  吴慕言又道:“我去一趟西疆。”

  淡风惊愕道:“您受了伤,万一这时敌修再范如何是好。”

  吴慕言拍拍他的肩:“他们不会再来的。他若是来了,你化作我的模样,在城墙站上一站便好。”

  淡风道:“我修为低微,只怕妙玲珑会看出来。”

  吴慕言引出自己一丝神元放入画着淡墨色草叶的青瓷瓶递给他:“到时放它到你体内,妙玲珑一时半会认不出你的。”

  淡风道:“师叔,您为何一定要去西疆?”

  吴慕言眼眸暗了暗道:“我总觉得有些不对。我想去证实一下,若无事,我马上就回来!”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林芝linzhin的神香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