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施姐,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直接让我干就好,不用给银子的。”

  “要给的,你攒着以后读书用。”

  “读书?”

  在落后的封建朝代,只有生长在权贵家庭的孩子才会上学堂,乡下出生的小女孩命比纸薄,幼时在家中帮忙,适龄就要婚配,嫁到男方家中育儿继续劳作。

  小女孩对读书根本没有概念。

  “你现在还小不懂,以后我教你。”黄金书屋

  “谢谢施施姐。”

  小女孩返回黄泥屋,彰施施看着她赢弱的背影,摸摸隆起的肚皮,她的肚子越来越大,做事情会越来越不方便,身边需要一个帮手,小女孩正合适。

  君不惑却不悦地蹙起剑眉,“你要教她?”

  “对啊,能教就教,等咱们崽崽出生,也需要一个小伙伴。”

  听是为了给崽崽找玩伴,君不惑这才舒展眉头,彰施施牵起他的大手,两个人慢慢走在回家的路上。

  “回去你再砍些竹子,拿来编鱼笼,河里的小鱼和虾蟹最喜欢荤腥,我们多做两个,以后还可以捕鱼虾。”

  彰施施想到那些河鲜,咂了咂嘴巴,垂涎欲滴。

  “好。”

  失去记忆和视力的男人似乎格外温柔,无论她想做什么,他都是无条件的答应。

  彰施施兴起将他的大手放在肚皮上,调戏道:“夫君,我们崽崽动了。”

  君不惑静下心感受片刻,如实道:“施施这是饿了么,我听到你肚子在叫。”

  彰施施呲了呲牙,低声哼哼:“大直男。”

  回到家,彰施施发现院中已恢复原样,许是觉得他们夫妻一个眼盲一个有孕,行动不便,李家夫妇顺道将院子刷干净,血腥气慢慢消散了。

  彰施施不由感慨:“这个世界还是好人多。”

  君不惑不予置评,若是他的心腹手下在场,定会痛惜愤怒,彰施施竟让太子殿下用他最宝贝的霄云剑杀猪砍竹,往日只饮人血的霄云剑一刀刀挥向竹林,惊得林中鸟雀到处乱飞。

  不一会儿,高耸入云的竹竿应声倒下,被霄云剑划成大小均匀的细条。

  乡下都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彰施施趁着天色仍亮堂,开始做饭。

  空间里还剩一些精细米面,余粮不多,需省着用,她和面做馒头,手脚十分利落。

  君不惑是被香味吸引过去的,刚蒸出来的馒头又香又甜,蒜泥白肉肥而不腻,辣炒猪肝又香又嫩,韭菜猪红汤别有一番滋味。

  干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彰施施引导君不惑坐在木凳上,用竹筷子夹起一个馒头送到他嘴边。

  君不惑细细品尝,馒头咀嚼成微粒状,与口中的唾液酶反应产生麦芽糖的甜味,失去视觉之后,他的味觉,听觉,触觉,感觉都变得格外灵敏。

  “我给你做一个彰施施牌的肉夹馍。”

  馒头一分为二,中间夹上蒜泥白肉,嫩猪肝片,再淋上调料汁,“你试试,张大口咬。”m.hjbook.com

  君不惑又打开了新味蕾。

  彰施施接着道:“我方才在厨房看到一些蔬菜,应该是某个村民送过来的,他们很多都是善良淳朴的人,我们分野猪,他们就送来自家种的青菜,夫君,你以后遇到他们,能帮就帮,好吗?”

  君不惑甚疑惑,为何彰施施总要他帮助他人,她那么弱小,明明最该保护的是她。

  彰施施见君不惑应允,仿佛看到功德值幻化成钞票插上翅膀朝她飞来,心中暗爽。

  实现空间自由,指日可待!

  这是自流放以来,他们吃的最丰盛的一餐。

  彰施施看着被扫光的盘子,忍不住笑,骄傲矜贵的太子殿下,从前哪里会吃动物内脏,怕是听都听不得的,现在被她调教得什么都吃,什么都做,傻乎乎的,可爱又接地气。

  晚饭后,她把锅碗瓢盆洗刷干净,放回空间,得亏男人看不见,不知她是如何做饭的。

  “施施今日要泡澡么?”

  彰施施唔一声,摇头说:“夫君,我们今日就泡脚。”

  两人齐齐坐于床榻,双脚浸泡在木桶里,彰施施白嫩嫩的胖脚丫子踩在君不惑的脚背上,心里想到什么便说什么。

  “现在是七月,适合种点耐热性的青菜,明天把家门前的地犁出来,种点西红柿,辣椒,夫君,你喜欢吃什么?”

  如果没有失去失忆,君不惑最喜欢的应该就是杀人了,顿了顿,他说:“咖啡糖?”

  彰施施眨了眨亮晶晶的眼眸,她发现从君不惑的嘴里冒出现代词的感觉好奇妙。

  迷茫的表情微憨,从前有多冷戾,现在就有多乖萌,让人忍不住想亲他了呢。

  彰施施凑到他面前,飞快地在他脸颊啄一口,君不惑微怔,心理似是不习惯,生理却也能接受这种亲昵。

  “那我们可以种咖啡树。”

  做咖啡糖容易,种咖啡到收获过程可就复杂了,彰施施的空间里还存着两罐咖啡豆,所需积分太贵,她现在兑换不了。

  之前分猪肉给村民,零零散散也涨有几分,可还是太少且太慢了,彰施施有些发愁,感觉还是要靠自己!

  “不泡了,我要赶紧睡觉,明天要犁地播种,好多事情呢。”

  彰施施擦干双脚,躺在榻上,听着虫鸣蛙叫,很快进入梦乡。

  君不惑躺在她身侧,白天黑夜对他来说没有区别,彰施施睡着时手脚通常不老实,时常不是将他当枕头,便是当抱枕,可当她感觉到他过高的体温,便会翻身躺到另一侧,两个人无形中隔着楚河汉界。

  君不惑睡眠很浅,夜里彰施施说的梦话他都能听见,公鸡啼叫第一声,他唤醒彰施施,因她睡前说今日要早起。

  彰施施困难地睁开眼睛,见外面天还未亮,又躺回床上,嘴里嘟囔:“太早了,让我再眯会儿。”

  彰施施说完,秒睡,君不惑若有所思地听她浅匀的呼吸声,公鸡第二次打鸣,见她毫无清醒的迹象,便由她去了。

  太阳渐渐升起,昆虫悉悉率率的声响大了些,君不惑耳朵一动,似听到什么动静。

  “施施,我出去一趟。”

  彰施施也不知道听没听到,迷迷糊糊地嘟囔一声。 网站公告:亲爱的读者朋友们!想要无广告阅读请下载爱读免费小说https://cdn.y13398281206.com/apk/aidufree.apk 爱读免费小说更好体验,更快更新敬请您来体验!!!! 爱读免费小说 欢迎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