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觉睡到自然醒,起床时发现小女孩一大早就过来了,她把君不惑先前砍下来的竹子都堆砌成一座小山,院中的杂草都拔干净,视线所及格外清爽干净。

  彰施施摸摸鼻子,有点不好意思,她睡得太死,完全忘记今天的任务。

  “你好棒,小小年纪就会干这么多活。”

  “施施姐,我叫奔奔。”

  奔奔头发乱糟糟的,彰施施顺手给她编了两条麻花辫,“以后不用这么早过来,小孩子要多睡觉才能长身体。”

  奔奔点头,“奔奔记住了。”

  彰施施用积分从空间换了些种子,茄子,辣椒,西红柿,苋菜,撒在犁好的田地里,盖土淋水,对奔奔说:“以后浇水的工作就交给你负责。”m.hjbook.com

  “我会好好干的!”

  彰施施摸摸她的脸颊,“饿了没?”

  奔奔不好意思喊饿,彰施施从袖口摸出一块糖,拆开糖纸,塞到她嘴巴里,“先解解馋,我去做饭。”

  奔奔是第一次吃到糖果,甜蜜的口感在嘴里化开,她傻傻地呆在原地,眼泪在眼眶打转。

  彰施施走进小厨房才发现奔奔一早过来干了多少活,她内心感慨,再苦不能苦孩子,能力范围内,她能照顾就多照顾吧。

  奔奔跟在她身边打下手,不好让孩子看到凭空出现的东西,彰施施唤她去找君不惑回家吃饭。

  奔奔高高兴兴地跑出去。

  彰施施从空间里拿出料酒,生抽,蚝油以及胡椒粉,将调料均匀地搅拌在剁好的猪肉糜中,趁着腌制的时间,她走到院中的鸡窝,发现咯咯鸡下了一个蛋。

  “好样的,多生几个,有奖励。”

  咯咯鸡像是听懂了,一对鸡眼往上翻,傲娇地把屁股一撅。

  鲜猪肉容易变质,她想着先把一些做肉肠,另一些做成腊肉,尽可能保存久些,应对不时之需。

  她回到厨房忙活许久,肉肠都灌好了下锅蒸煮,两人还不见回来,擦了擦手,她迈出茅草屋,到后院的小溪边去寻君不惑。

  彰施施前脚刚走,躲在院子外面的小孩子顿时嚷嚷起来。

  “真香!”

  “好饿!”

  “想吃!”

  “她走了!大杨,狗剩,你俩先上!”

  茅草屋后是一片竹林,竹林有一条通往河流的小溪,君不惑很喜欢在那处练功打坐,小溪潺潺的流水声是最好的入定音,从前在小船上漂流时,他便能一个人立于船前直到日暮西沉,毅力非同寻常。

  “夫君,你去哪儿了呀?”

  彰施施绕着竹林和小溪走了许久都没有看到君不惑的身影,他眼睛看不见,能去哪里呢,正疑惑着,不远处传来孩子的哭声。

  好像是奔奔!

  彰施施加快脚步回到小茅屋,只见狭小的厨房里挤着大大小小五个孩子,身高为首的孩子头盘辫子,瘦却有劲,他单手拎着奔奔的衣领,凶狠地呵斥:“你敢告发我们,我就打死你!”

  “李大宝!你带着他们一起偷吃!施施姐知道了肯定不会放过你们!”

  奔奔脸憋得通红,年幼的她力气敌不过比她高半个身的孩子,彰施施连忙道。

  “放开奔奔!”

  见到彰施施,孩子们以为君不惑也回来了,一个个吓得如鼠窜出,李大宝最先冲出来,与彰施施碰个正着。

  “跑什么?”彰施施要抓住这些孩子好好教训一番,却没想他们都是农村娃,一个个力气劲可大。

  她捉住李大宝的手臂,李大宝心里恐惧,不管不顾地撞向她的肚子,“快跑!”

  彰施施被这么猛力一撞,整个人支撑不住跌倒在地上,下意识地摸向肚子,她害怕腹中胎儿出意外。

  “施施姐!”奔奔跑到她身边,哭喊道:“李大宝他们太坏了!把你做的东西全都偷吃了!”

  孩子们手里还拿着没吃完的香肠,快速地往嘴里塞,在彰施施的眼皮底下翻出篱笆后,得意洋洋地逃走。www.hjbook.com

  彰施施此刻却顾不上熊孩子,她坐在地上缓了片刻,后背沁出冷汗。

  洪阳村穷乡僻壤,连个蹩脚医生都没有,她可不能出事,定了定神,她望着惊慌失措的奔奔,心疼道。

  “我没事,你怎么样,他们打你哪了?痛不痛?”

  奔奔摇了摇头表示没事,她已经习惯这种欺负了,“施施姐,对不起,我没有守好你家。”

  “没关系,那几个孩子你都认识吧?”

  “认识,撞倒你的是李大宝,还有丫蛋,狗剩,大杨。”

  “等我缓缓再去教训他们,你有看到我夫君吗?”

  “没有,我村头村尾都找了,不知道姐夫去了哪里,回来就看到李大宝他们在厨房里偷吃东西。”

  感觉肚子没那么痛,彰施施慢慢站起来,她走进厨房才发现,灶台一片狼藉,锅瓦瓢盆都摔在地上,她灌的十斤肉肠全都进了那几个小孩的肚里。

  简直是饿鬼投胎。

  太气人了,她忙活那么久的心血,彰施施气得心跳飞快,她稳住心情,坐在小凉亭里,看着奔奔忙上忙下的整理厨房。

  破碎的瓦碗都不能用了,彰施施深吸一口气,说:“奔奔,你别收了,过来。”

  空间里还存放了一袋面包片,她拿了两片出来,涂上一层浆果酱,给奔奔分了一块,勉强应付这一顿。

  对奔奔来说,她从未吃过这么香软甜蜜的面包,几次看着彰施施,目光都充满惊喜和感激。

  彰施施摸摸她的头,心下却有些慌,早上她隐约听见君不惑说要出去一趟的,这都快下午了,他究竟去哪里了?

  想想迷路不太可能,毕竟虽然眼睛无法视物,他的方向感却是比她还要好的。

  难道……是刺客发现他们的踪迹,追上来了?

  想到这个可能性,彰施施忽然站起来,“奔奔,我们再去找找。”

  奔奔熟悉村子,村头村尾她都已经寻过一遍,剩下的就是那片传言野兽巨蟒频繁出没的红树林了。

  上回男人就是不声不响地在那里猎了一头野猪回来,彰施施当即决定去那里找找。

  午后阳光炙热,红树林高耸的树木遮挡了猛日,林中许多动物都活跃起来,毒蛇虫蚁到处可见。

  没有君不惑在身边,处在危机四伏的原始森林,彰施施心里有些怕,奔奔从未踏进这片密林,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找。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唐寅寅的流放后,我怀上了暴戾太子的崽崽

  御兽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