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君!”

  “姐夫!”

  两个人大声呼唤着君不惑。

  倏地,头顶一道黑影闪过,彰施施抬起头,只见树上挂着一条十几米长的巨蟒,蛇身与那生长了几百年的树干一样粗,蛇尾一扫,如乌云遮日。

  巨蟒缓慢爬动,盘绕在树干上正寻找合适休憩的位置。

  彰施施心脏狂跳,预感不妙,整个人控制不住地瑟瑟发抖。

  “施施姐,我好怕,我们还是走吧。”

  就在奔奔开口说话之际,蟒蛇好似发现她们的存在,巨大的蛇头忽然从树上探下来,猛地张开血盆大口。

  “啊啊啊——”彰施施火速地拉起奔奔往后跑,边跑边喊:“君不惑救命啊!”

  巨蟒扑了空,被激起了兽性,从树干爬下来,靠着天生的热定位朝两人追去。

  彰施施边跑边骂,“讲道理,就我们这身板,估计都不够你打牙祭!你去吃别的不行嘛!”

  “施施姐,往这边!”

  奔奔到底是比彰施施懂得野外生存的,她带着彰施施抄进一条狭隘的山道,山道布满崎岖怪石,可以减缓巨蟒的爬行速度。

  彰施施怀着身孕跑不快,眼看着巨蟒还在追,她喊:“奔奔,你先跑,别管我!”

  “不,施施姐,我们一起!”

  “你跑得快,先冲出去搬救兵。”

  彰施施脑子飞转,空间有一把锋利的大斧头,可她那个位数的功德值根本不够兑换,紧急呼叫系统,却一点回应都没有。

  妈呀,难道她的小命儿要交待在这儿了?

  巨蟒距离他们不过一米之距,绝望时刻,彰施施大声呐喊:“夫君!”

  一道劲风从耳畔吹过,熟悉的身影从山顶掠下,云霄剑破空发出清脆的鸣音。

  “施施,后退!”

  彰施施看到君不惑,悬着的心总算稳下来,她牵着奔奔往后退,看着君不惑挥剑抵御,连忙出声提醒。

  “夫君,是巨蟒,蛇头在你正前方,你要小心不要被它的尾巴卷到。”

  一旦被巨蟒缠绕,大罗神仙来都难救,况且君不惑眼不能视物,危险系数更高。

  君不惑听完彰施施的描述,速战速决,他借助轻功飞到半空,与巨蟒的眼睛齐平,那剑唰地刺向巨蟒的下颌。

  猩红的血飞溅到身上,巨蟒头身痛得蜷缩翻滚,君不惑站的位置恰好遭到蛇尾扫荡,不小心被卷入蛇腹。

  彰施施看得心惊肉跳,惊呼:“夫君,再给它一剑。”

  君不惑闻言立即挥剑刺入巨蟒腹部,解除被缠绕的危机后,彰施施忙上前拉住他的手。

  “这边走!”

  带着君不惑走到安全的地方,她看着巨蟒破开的肚子流出来的食物残骸,闻着腥臭的味道,忍不住一阵反胃。

  君不惑单手扶住她的腰肢,拧眉问:“施施,你怎么在这里?”

  “你说出门一趟,可没说出来这么久啊,我以为……”刺客追来了。

  彰施施把话吞回去,埋怨道:“你吓死我了,差一点,我们娘俩还有奔奔就要落入巨蟒之口死无全尸了!”

  君不惑安抚地摸摸她的脸,彰施施眼尖发现他的右手沾满血,“你受伤了!”

  “无碍,小伤罢了,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先走。”

  太阳快要落山,红树林里危机四伏,巨蟒的尸体还在原地抽搐,腥臭的气味很快会聚来更多猛兽毒物,三个人互相搀扶着从山道下来。

  奔奔记得来时路,彰施施让她在前面带路,随即偷摸摸地从空间的急救箱里摸出消毒药水之类,一边走一边清洗君不惑手臂上的伤口。

  那么长的一道口子,可不是小伤,她担忧地问:“痛不痛?”

  君不惑对于彰施施时不时从身上掏出奇怪物品的行为已然见怪不怪,他回:“不痛。”

  怎么可能不痛?

  伤口皮开肉绽,不及时消毒,定会感染,彰施施心疼地说:“你为什么要来这里?”

  君不惑沉默,他这伤口并不是和巨蟒搏斗伤到的,而是追着神秘人进了密林后被机关所伤。

  从踏入洪阳村,他就有一种被盯梢的感觉。

  彰施施并不知,君不惑独自一人被困密林,差点走不出去,得亏受到巨蟒追袭的俩人拼命呐喊求救,他才能寻声走出机关。

  然而这些事情,他并不打算告诉彰施施。

  “我来练功。”

  彰施施咬了咬牙,一口怒气提到胸口就要喷涌而出,“你在家不能练?偏偏要进红树林练?”

  “没有对手。”

  彰施施啧一声,这个理由——她竟无法反驳,洪阳村都是淳朴百姓,哪有能让他练手的。

  君不惑脑回路本就不正常,她郑重地说:“我不管!以后不准你来这鬼地方练功!”

  三人顺利走出红树林,彰施施松了口气,紧绷的肌肉终于放松下来,方才经历刺激追逐时没有感觉,回到安全地方,腹部的不适感就冒了出来。

  见彰施施面色发白,咬唇忍着痛,奔奔焦急地问:“施施姐,你怎么了?”

  君不惑闻言,握紧她的手问:“哪里伤到了?

  彰施施干脆也不忍了,她嘤咛一声,虚弱道:“肚子忽然有点痛。”

  君不惑不知如何减轻她的痛,他伏低身子,不顾受伤的手,一把将彰施施抱起来。

  “别,我也没那么痛。”

  彰施施倒抽一口凉气,她怕男人伤上加伤,挣扎着想下来,君不惑坚定迈步,步伐沉稳,完全不给她拒绝的机会。

  “奔奔,你带路。”

  “好!”

  落日余晖,夕阳照在男人的脸庞上,冷毅的眉目都变得温柔起来,彰施施心中一暖。

  奔奔知道缘故,她一边带路一边气愤道:“都怪李大宝!”

  君不惑蹙眉问:“怎么回事?”

  “他们不仅偷吃东西,还把施施姐推倒了!”www.hjbook.com

  奔奔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告诉君不惑,眼看着他的脸色越来越沉,彰施施伸出手,将他眉间的川字纹抚平。m.hjbook.com

  “别气,都是小孩子,嘴馋嘛。”

  彰施施心地善良,觉得也是小事,找到孩子家长再好好说道一番便是了,君不惑性格却是龇睚必报,即使失去记忆,也不改本性。 有的人死了,但没有完全死……

  无尽的昏迷过后,时宇猛地从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节内容,请下载爱阅小说app,无广告免费阅读最新章节内容。网站已经不更新最新章节内容,已经爱阅小说APP更新最新章节内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鲜的空气,胸口一颤一颤。

  迷茫、不解,各种情绪涌上心头。

  这是哪?

  随后,时宇下意识观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个单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现在也应该在病房才对。

  还有自己的身体……怎么会一点伤也没有。

  带着疑惑,时宇的视线快速从房间扫过,最终目光停留在了床头的一面镜子上。

  镜子照出他现在的模样,大约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很帅。

  可问题是,这不是他!下载爱阅小说app,阅读最新章节内容无广告免费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岁气宇不凡的帅气青年,工作有段时间了。

  而现在,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纪……

  这个变化,让时宇发愣很久。

  千万别告诉他,手术很成功……

  身体、面貌都变了,这根本不是手术不手术的问题了,而是仙术。

  他竟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难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头那摆放位置明显风水不好的镜子,时宇还在旁边发现了三本书。

  时宇拿起一看,书名瞬间让他沉默。

  《新手饲养员必备育兽手册》

  《宠兽产后的护理》

  《异种族兽耳娘评鉴指南》

  时宇:???

  前两本书的名字还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时宇目光一肃,伸出手来,不过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开第三本书,看看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时,他的大脑猛地一阵刺痛,大量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

  冰原市。

  宠兽饲养基地。

  实习宠兽饲养员。网站即将关闭,下载爱阅app为您提供大神唐寅寅的流放后,我怀上了暴戾太子的崽崽

  御兽师?